北上川

耽美只吃同人
【火影】佐鸣
【哈利波特】德哈,斯哈
【小英雄】胜出,轰出,死出,总之就是all出
【小排球】影日(其实吃all日,但影日最棒!)
目前陷在影日坑里出不来⊙▽⊙
我永远喜欢可爱的男孩子!

影日赛高!

小小的像小鸡仔一样粘人爱蹭蹭的日向也太他妈可爱了吧!我命令他们两个马上结婚!
我觉得一树老师对他俩的刻画真是太棒了,就是肉不是那么刺激,老师就适合那种含蓄悸动的感情刻画。之前入了一本一树老师的影日r18,发现老师真的很喜欢后入位还有让影山舔嘴唇😂😂,刻画性的那种张力似乎还是少了那么一点点(希望老师的粉不会揍我),刺激少了那么一点点。
最近发生了一些特别丧的事,只有吸小天使才能缓解我内心的伤痛,看到他们那么认真努力地追逐自己的梦想,我也要好好加油才行啊!虽然还是很丧,但还是要冲鸭!!

嗨!看我!
这里是阿川,近期沉迷小英雄和小排球,小英雄吃all出,小排球吃all日。
注意!虽然我只写了影日但我是吃all日的,最近可能会产研日的粮,所以吃不下all日的妹子赶紧取关别被我雷到了。
猎人吃奇杰,是伊尔迷的女友粉(请不要跟我提西索和他结婚的事,让我活在梦里),耽美几乎只吃同人,乙女爱好者!

[影日]别过

梗来自吉本芭娜娜的《月影》

ooc属于我,可爱的他们属于古馆老师。



1

凌晨五点,影山飞雄醒来。

大脑因为做了奇奇怪怪的梦而混沌不堪,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阵发现还是难以入睡,一种难言的烦闷感紧紧包围着他。他叹了口气,虽然说答应了队长会在假期间好好休息,但一时半会儿真的没法调整自己这奇怪的作息时间。

影山在浴室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穿上运动服运动裤,到楼下给自己的便携式水杯注入温水。

一切准备就绪,影山蹲下身在玄关处换鞋。

“影山,今天还是要去跑步吗?”

“妈妈?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影山闻声诧异地抬头。

“影山不也起得很早么?”影山妈妈温柔地笑着却难以掩眉目间的忧虑,“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呢。”

“嗯,但只是小雨而已,不碍事的,我很快就会回来。”影山手扶着门把解释道。

“可……”影山妈妈似乎还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变成,“那好,路上注意安全。”

影山礼貌地回应:“会的,谢谢妈妈。”

影山做了简单的拉伸后便沿着山路开始慢跑,虽然距离自己高中毕业已经有了三年,但是宫城县的变化并不是很大。影山边跑边将周围的景色和自己的记忆进行对比,时而发出“啊,原来这家店还在开吗?”又或是“这附近的那只黑色猫咪是不是依旧很凶呢?”的疑问。

当你在跑步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

影山忘了高中时晨跑的心情,真是奇怪,明明隔的时间也不长,却令人感到陌生。

那时候的自己应该什么也没想吧,只知道一直往前,直到完成自己预设的训练量。

可现在不行了,保持大脑空白似乎变得困难,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日向那个家伙的身影总是见缝插针地钻进自己的脑海,像是院子里怎么也消灭不完的杂草。影山拎着除草剂在院子里大肆泼洒,生气地大叫道:“喂,你这家伙有完没完!别随便跑到别人的脑子里啊!”他种上别的植物想抹杀掉对方的存在,但是转眼间,脑海里又全都是他。

影山有点恼火,又十分安心。

他讨厌这样每日痛苦地思念着日向的自己,但如果轻易地将对方忘掉的话,他绝对会憎恶自己。

身体慢慢进入状态,影山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不知是不是要下雨的缘故,总感觉云压得很低,空气比以往要沉闷得多,燥热倒是一分也没有减少,而且还因为这灰蒙蒙的天气变得让人愈加烦躁。

影山在一座小桥上停了下来,他把这里作为折返点的标志。他在这里喝了点水打算休息一会再跑回去,桥下的溪流哗啦哗啦地响,似乎比一天中的其他时间都更加欢腾,更加清亮。影山站在桥上这样俯视下方,不自觉出了神。

就在他出神的片刻,天空下起了小雨。

一开始是小雨,渐渐地雨大了起来,砸在水面上荡开一圈圈的涟漪。影山没有带伞,也没有躲雨的打算。他闭着眼睛仰起头让雨水打湿自己的脸,就这样过了几分钟,雨滴消失了。

奇怪,影山睁开眼发现自己的头顶上方被一把红色的雨伞罩住,转过头,是一个黑发黑眼的女孩子在对自己微笑。

“天气虽然还很闷热,但雨水是很凉的,影山君要是这样放任自己被雨淋湿的话很容易感冒的喔。”

“谢谢。”影山朝着这个陌生的女孩子鞠了一躬,唉,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叫影山?”

“啊,那个啊,说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只是想着这个站在桥上淋雨的男孩子是谁呢?他好像很悲伤的样子,真想知道他的名字啊。就这样想着,然后,影山飞雄这个名字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脑海里了。”

若是别的人这样说,影山肯定对方是个神经病或是个大骗子,但不知怎的,这样的话被对方说出来却有一种莫名的说服力。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加纳清美,叫我加纳就可以。”加纳朝影山伸出手道。

“加纳你好。”影山回握住对方的手。

影山摸不准加纳清美的年纪。

加纳穿着一条未过膝的牛仔短裤配一件简单的白色短袖,黑色的长发扎成马尾,明明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人,却因为身上那种神秘而亲和的气质让人不确定起来。

“影山君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啊,不了不了,加纳小姐还是自己先回家吧,我先找个避雨处等雨小点了再走。”

“没关系的,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并不会觉得麻烦。而且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小,要是很久都不回家的话家里人会担心的。”

是啊,妈妈会担心的。

影山犹疑地说:“那就麻烦加纳小姐你了。”

“哈哈,不用这么客气啦,影山君还真是注重礼节的好孩子。”

影山接过加纳手中的伞,把伞面有意朝对方倾斜,就这样沉默地走了一会儿。

“那个,加纳小姐,我刚才在桥上的表情真的很悲伤吗?”

“是啊,就像被主人丢弃了的大型狗狗,看起来很难过。”

“是吗。”

“影山君是失去了重要的人吗?”

“嗯。”影山垂下眼睛,又露出那种悲伤的表情,“是我害死了他,可是我却连他的葬礼都没能去参加。”

“我能理解,因为太痛苦了。”加纳的口吻异样的平静。

“开始的时候我甚至不能相信他去世的事情是真的,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一个没有尽头的噩梦,每天都在祈祷自己快点从梦中醒来吧,等回到现实中我一定好好和他道歉。可是,我一直没有醒来……”

加纳没有打断他。

“后来我开始接受了这一事实,但是因为太痛苦了,每一天我都觉得自己被压得喘不过气,我时常会想这种失去挚爱之人的痛苦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概率明明应该很低的,可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偏偏是他。

“要是从一开始没有认识他就好了,不会喜欢上他就好了,没有交往就好了。我很想把关于他的记忆从自己的脑子里连根除去,但那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允许自己忘记他。

“清晨洗漱的时候会觉得镜子里的那个人不是我,真正的我像是被压缩到了某个时空的夹缝里,他痛苦地尖叫,咆哮,他快死了。而镜子里的这个我正代替他正常地吃饭,睡觉,训练,比赛。”

影山一路上说了很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这个素未谋面的女生倾诉这么多,这些感受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甚至是父母也只字不提。也许因为是陌生人所以才能毫无顾忌地宣泄这些过于汹涌的情感,如果告诉至亲的人,只会让他们更加担心。

“加纳小姐,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废话。”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到了家门口。

加纳摇摇头:“怎么会是废话呢,影山君愿意和我说这些我觉得很开心。”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不符合年纪的慈爱与悲悯。

“要进来坐坐吗?刚好是早餐的时间……”

“不用了,我家离这里很近的。”

“这样啊……”影山有些尴尬,他还是很不擅长做这种邀请别人的事情。

“影山君,你应该非常爱他吧?”

如初春的河面破冰,影山的表情一下子柔和起来。

“嗯,非常。”

 

2

像是为了应验加纳的话,影山回去就感冒了。

淋了雨回来后没有即刻换衣服而是吹了会空调,加上最近这段时间免疫力有所下降,不感冒才奇怪。

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病的影山切实体会到了生病的恐怖之处。嗓子很肿很疼,说话和吞咽东西都变得异常艰难。身体在发热,使不上劲,似乎很想睡觉但就是睡不着。

好在妈妈给的药有催眠效果,吃了之后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影山梦到了日向。

梦到了他们那天争吵的场景。

“你这混蛋给我适可而止吧!”

“哈?我有犯什么错吗?”影山刚回到两人租住的地方迎接他的就是日向的咆哮。

“不是都说好了,今天晚上要一起出去吃晚饭的吗?”

“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啊,可是我们球队的经理突然身体不舒服让我送她回家,我有什么办法?”

“这种事有什么办法,这种事当然是拒绝掉就好了不是吗?”日向的脸被气得红红的。

“喂喂,该适可而止的人是你才对吧?本来时间就比较晚了,让身体不舒服的女孩子自己回家这种事情你做得出来吗?”

日向被他的话噎了一下:“可是你们队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让其他队员送她回家难道不行吗?”

“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前辈和学弟都纷纷说自己有事,我有什么办法!”影山恼火地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都挺空闲的大家今天晚上都说自己有事,个个用的借口都怪模怪样的,临走时还对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适才还和他争执不下的日向突然冷静下来,目光冷冷地看着他:“我说影山,你说的那个经理是不是就是当初那个向你告白的女孩子?”

影山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场吓得愣住:“是又怎样?”

“影山你这个笨蛋!”

“哈?”怎么又是我的不对了?

“你这样只会让别人更伤心而已,你这家伙智商情商都是负值吧?你真的有好好拒绝她吗?她现在还是喜欢这你的吧,这样对她好却没办法回应的话只会让对方痛苦而已!”

“不是都跟你说了,我有好好拒绝过了吗?她也早就不喜欢我了,我们到底还要在这个无聊的问题上面吵多久?”

“前两天,我去看你的比赛了。”

“喔……”虽说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但是转换话题的速度未免也太快。

“你们中场休息的时候我站在离你很近的看台上,我看到那个女孩子给你递毛巾时看你的眼神,那根本就是……”就是我看你的眼神,“根本就是还依然喜欢你的眼神。”

影山沉默下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至于你的队友为什么会纷纷找借口是为了撮合你们两个好吗?你这个笨蛋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看气氛稍微猜猜别人是怎么想的啊?”日向说完朝门口走去。

影山条件反射地拉住日向的手腕:“这么晚了你去哪?”

“出去散步,再继续和你呆在一起的话很快又会吵起来,我觉得我们双方都需要冷静一下。”

又来了,每次吵架最后都会这样收场,总让他有种愧疚感,好像问题全都出在他身上,影山捏紧日向的手腕:“你一开始情绪这么激动,真的是因为我回来晚了吗?难道不是因为你的腿受伤没办法打排球,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很暴躁吗?”

住口,快住口。

心里明明有个声音在这样说的,但伤人的话还是继续脱口而出:“把错误全都推卸到别人身上这样好吗?你为什么不反省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经常莫名发脾气呢?”

没有,没有这回事,快点住口。

日向望向影山的瞳孔猛然一缩,甩开了他。

“是啊,因为腿受伤静养没办法摸到排球我一直很烦躁,经常莫名其妙跟影山发脾气,影山你也一定觉得很困扰吧,所以与其和这样讨厌的我呆在一起还不如和可爱的女孩子呆在一起来得轻松是吗?”

“我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未说完的话被日向打断:“我们现在果然不适合交谈,我先出去好了,会晚一点回来,影山你先睡吧。”日向说完迅速拉开和影山的距离。

这回,影山没有拉住他。

回来的时候明明很饿的,现在却一点食欲也没有。影山把冰箱里的便当拿出来热了热,吃了两口又索然无味地放下。

要不要给日向打个电话,毕竟这么晚了……

不行不行,先打电话过去不久等于认输了吗?绝对不行!

影山皱着眉头如临大敌地盯着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就在此时,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显示受到一条短信。

“影山,我出来走了一会儿,冷静不少。仔细想想自己受伤这段时间确实情绪不太对劲,刚才你一进门就和你乱发一通脾气,我很抱歉。作为补偿,我待会儿去超市买你最喜欢吃的牛奶布丁,你最好不要睡着喔!我们可以一起吃布丁一起看排球比赛,你没有在生气了吧?[爱心][爱心]”

影山面带有些可怕的微笑把这条短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末了撇撇嘴:“日向这个呆子。”放下手机后,食欲大增,把刚才动了两口的便当吃了个一干二净。

谁料这一等没有等来带回牛奶布丁的日向,而是等来了噩耗。

日向买好布丁过马路的时候出了车祸,被一个醉酒的司机开车撞死了。

真的,就像梦一样。

死亡来得那么快,没有一点征兆,刚才还给他发短信的日向转眼间就倒在血泊里,装在袋子里的牛奶布丁被碾得稀巴烂。尖叫声,哭泣声,警车和救护车的鸣笛声刺得他耳膜疼。

影山只觉得有一道惊雷朝他劈过来,炸得他的世界一片荒芜。

 

3

“影山,影山,快醒醒。”

影山睁开眼发现妈妈正担忧地看着他:“妈妈?发生什么事了吗?”

“影山,你刚刚在哭。”

“在哭?”影山摸摸自己的脸,果然一手的湿润,“奇怪,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现在感觉要好一点了吗?”妈妈撕下他额头上贴的冰袋,用手试了试温度,“还好,基本上退烧了,收拾收拾下楼吃晚饭。”

“晚饭?”

“嗯,你这一觉睡了好久。中途妈妈本来想叫你吃午饭的,但看你睡得很熟就没叫了,待会儿要多吃点喔,我做的是猪肉咖喱饭,要把中午没吃的份给补上才行。”

也许是生病消耗了太多能量,影山晚上吃得要比平时多,之后又喝了一盒酸奶,心满意足地回到房间准备看一会儿排球月刊,不想接到了加纳打来的电话。

“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影山问道。

“这个和知道影山君的名字是一个道理,当我想着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影山君,必须现在就打电话时,你的手机号就自然浮现在脑海之中了。”

影山问:“重要的事?”

“对,虽然这个机遇我还不太确定,但是应该就是在今天晚上。影山君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难以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吧。”

“嗯,就像你能凭空猜出我的名字和手机号这样。”

“是啊,”加纳的声音带着笑意,“因为天气的影响,人的心境的影响,我们所在的时空有的时候会和那个时空发生错轨,如果运气好的话能见到自己想要见的人。”

“那个时空该不会是指……”影山的心砰砰直跳。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是死去的人所在的时空。”

明明荒谬到极致的话,从加纳口中说出却让影山无比信服,“在哪里?我现在要到哪里去才能见到他?”

“先别着急,如果我没预计失误的话,地点就是你的房间。时间应该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所以就算是生病也要打起精神来别在这个点睡着才行。”

“我会的,谢谢你,加纳小姐。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间点睡着,就算是被下了安眠药也一定会拼了命地死撑着。” 

“唉,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特地挑了晚一点的时间给你打电话,接下来的时间你估计都会坐立难安了吧。”

的确会是这样,影山没有否认。

“影山君你一定要好好和对方道别才行。”

“嗯。”

挂了电话后,影山就跟个木头人似的看着挂在墙面的钟一动不动,终于挨到十点五十九分的时候影山站起来去了卫生间。他背靠门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说实在的,就算是第一次上场打比赛也不曾这样紧张过。但是如果再这样继续犹豫的话,说不定会刚好错过日向出现的时间,想到这里,影山坚定地打开了门。

房间里,日向正趴在床上翻看刚才影山打开的排球月刊。

“喔,影山啊……”日向抬头和他打招呼。

就在这瞬间影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快地跑过去紧紧抱住日向,将对方死死压在床上。

“哎哟,影山你这个白痴太重了,我要被你压扁了!你抱这么紧干嘛,是想勒死我吗?唔——”被吻了。

这是一个气势汹汹充满掠夺性的吻,影山如同一个刚出沙漠的旅人,而日向就是甘泉,他不停地进行索取。直到日向受不了推拒他的肩膀时他才放过嘴唇转而顺着脖颈往下,手不规矩地想扒掉日向的裤子。

日向气急,狠狠地拍了一下影山的头:“你争点气好不好?好不容易见面了,你就满脑子都想着做这种事吗?”

影山被他这么一拍才晃过神来没有继续下去,不过双手绕过日向的脊背将他牢牢抱住,把脸埋在对方的肩窝里:“日向,我好想你。”

“干……干嘛?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就忙着学习怎么说肉麻情话了吗?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听你说这些,还不如我们一起吃个牛奶布丁看看比赛。”

影山的身子一僵:“不吃了。”

“什么?”影山的声音嗫喏,日向没听清楚。

影山撑起身子看着日向,温热的液体洒在对方的脸上:“再也不吃牛奶布丁了。”

在日向的记忆里,影山是很少哭的,就算是哭也一定是因为比赛,所以当他看着影山毫无防备地把最脆弱的一面展示在自己面前时,日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死亡真的给他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好吧,那就不吃。”日向伸出手拭去对方眼角的泪水,却被对方捉住手,问了一句:“疼么?”

“什么?”日向莫名。

“我们那天吵架的时候我像这样捏住了你的手腕,当时用的力气很大,肯定很疼。”

“白痴影山,我才没那么弱勒。”

影山不理会日向说的话,他侧头细细密密地轻吻日向的手腕,脸上的表情近乎虔诚。

“日向,我很抱歉,我那天不该和你吵架的。”

“哇,珍惜时间吧,别又绕到当天的话题上了,我可不想再和你继续吵架。”日向夸张地嚷着,支起身子平视影山的眼睛。

“日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日向一愣,继而苦笑道:“笨蛋影山,我们没有以后了啊。”

这话一出口,房内一时寂静。

最先打破这一局面的还是影山:“日向,如果我也死掉……”

“如果你敢这么做的话,我发誓我就真的再也不会理你了,永远也不会理你。”日向恶狠狠地攥住影山的领口,眼神变得陌生而冰冷。

影山知道日向只有在极度生气的情况下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也知道对方不是在开玩笑:“我明白了,我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日向的目光软化下来,松开攥着影山领口的手:“影山我啊,一直有一个心愿未了,趁现在这个错轨的时间你能帮我完成吗?”

“当然。”影山急切地回应。

“我一直都想摸你的头发。”

“就这个?”

“什么叫就这个?收起你那个‘怎么这么没有志气’的表情啊喂,你这家伙以前总是揪我的头发,却从来没有主动让我摸过你的头发,有几次好不容易得逞了,又是以你揪我的头发来收场,所以——”

影山拉起日向的手放在自己的头顶。

日向被对方的爽快吓了一跳,手掌却因为光滑柔软的触感开始反复抚摸,“果然好软,影山的头发总是又细又软,真让人羡慕啊。”

日向一边摸一边感慨,而影山则是沉默地由着对方动作,他长而直的睫毛还有些湿润,眸子安静而坚定地注视着日向,很像一只温顺的金毛。

“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愿望了吗?”

“暂时没了。哇,又来了,那个‘很想鄙视但告诉自己要忍住’的表情。好吧,其实还有一个。”似乎是不好意思,日向说完还咳了几下。

“说。”影山言简意赅地道。

“你从来都没有亲口说过我爱你。”

“好肉麻。”影山毫不留情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影山你这个大白痴,所以一开始才不愿说的。喂,你干嘛两眼发直的看着我?”

“身体,身体……”影山害怕得语无伦次。

“什么?”日向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透明化,“看来时间要到了啊,影山——”

“我爱你。”影山紧紧抱住日向。

“咦?”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够了啦,影山,你是复读机吗?说一遍就行了。”啊,又有温热的水滴落在自己的头顶。

“影山你还老是骂我哭包日向,现在看来爱哭鬼是你才对吧。你这个白痴,以后给我好好吃饭,好好训练,好好打比赛,必须以成为世界级的优秀二传手为目标进行努力,让我在那边有和别人吹嘘的资本,知道吗?”

“嗯,我会的。日向你这个呆子不准在那边和别的人交往知道吗?要是让我知道了,我就我就,我就哭给你看。”

“什么啊,你是小学生吗影山同学。”身体透明化得越发严重,影山的手已经能够穿过他的身体。

“影山啊,再见啰。”日向仰起头亲了一下影山的脸颊。

“嗯,再见。”原本还算平静的神色在日向身体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彻底崩塌,他声嘶力竭地大喊了几声日向,然后捂着脸像个小孩子一样呜呜地哭了。

影山妈妈被房间里的动静给吵醒,打开门看见自己平时总是不苟言笑的儿子此刻正跪在床上,双手捂着脸痛哭。

“影山,发生什么事了吗?”影山妈妈在他旁边坐下,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拍打他的背。

“妈妈,”影山抬起头,声音沙哑,“我刚刚和日向说了再见,不是明天见的再见,而是这辈子都不能再见的再见。”

 

 

 

 

作者:我可能是个智障,本来打算用这篇文给日向做生贺的,写完之后才发现不对啊,我把一篇将主人公写死的文来给主人公做生贺?唉……不管怎么样,如果你能忍受我糟糕的文笔和极度ooc的故事情节看到这里的话,真的非常感谢了。

他们真的超可爱的,希望你也能继续喜欢他们。